14岁刑责年龄线是否该降?未成年人法大修触核心_亲子妈妈网

14岁刑责年龄线是否该降?未成年人法大修触核心

时间:2019-10-31 12:00来源:未知作者:admin

导读:
扫描关注公众号

也是一次“打补丁”

资料图资料图

《未成年人保护法》大修

10月26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举行分组会议,审议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这是继2006年和2012年之后,《未成年人保护法》的第三次“大修”。

本次提请审议的修订草案,新增网络保护和政府保护两章,条文从七十二条增至一百三十条,“扩容”近一倍。

当前,未成年人保护工作面临的问题复杂多样。其中,比较突出的问题主要有监护人监护不力情况严重甚至存在监护侵害现象;校园安全和学生欺凌问题频发;密切接触未成年人行业的从业人员性侵害、暴力虐待未成年人问题时有发生;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特别是网络游戏问题触目惊心。

修订草案对这些问题均作出积极回应。多位受访专家表示,此次修法既是回应社会关切,也是一次“打补丁”。

“没有牙齿的保护条例”

1991年通过的《未成年人保护法》,由于条款过于抽象笼统,至今仍是一部“宣言书式”的法律,即只是倡导式的条款,并不具有法则的功能。这使得实践中司法机关很难引用,其操作性弱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被称为“没有牙齿的保护条例”。

有学者梳理1992年1月到2015年1月间,法院适用《未成年人保护法》的所有案例发现,23 年的时间里,法院在审理案件时适用《未成年人保护法》的条款比例极低。

从1991年到2006年的15年间,法院审理案件时仅适用三分之一左右的法条;而 2006 年《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后,法条总数量增加,导致适用比例更低。对比2007年才颁布实施的《物权法》,《物权法》二百四十七条法条,截至2015年9月1日,在法院适用物权法审理案件时,仅有 八 个条款未适用。

“没有少年的基本法,没有少年特殊的刑事司法刑事法。缺乏实体法,缺乏程序法,更缺乏执行法。”中国政法大学犯罪学研究所所长王顺安曾用“两个没有,三个缺乏”道出了中国少年法律制度的现状。

控制青少年犯罪是制定《未成年人保护法》的原动力,其潜在逻辑正是基于未成年犯罪是因为他们没有得到有效保护。这使得《未成年保护法》在起草到修订过程中,内容的规定呈现两种极端,一是没有边界,凡是与未成年人有关的内容均规定在或者希望规定在该法中;二是具有补丁式、应激性立法的特点,看重的是如何将批评最多、关注最多或者领导关注的问题纳入其中。

这导致《未成年保护法》虽经过立法过程中的数重博弈,却仍无法摆脱“倡导性”立法的窠臼。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标签

Copyright © 7zmama.com TAGS XML 网站地图

鲁ICP备14000047号-1 鲁公网安备37100302000071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wh77@vip.qq.com

声明: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 不接受任何赞助和广告